• 嘉兴博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 ※ English ※ 集团荣誉 ※ 集团店铺
  • STM年历片机
  • 年历片机价格
  • 神州贴片机杰出品牌
  • 年历片机厂家
  • 消息资讯
    center
    地点:吉林省嘉兴市南湖区文贤路134号
    电话机:400-600-0406
    传真:0573-82816086
    主页:www.rclcl.com
    邮箱:jxbovi@163.com
    营业:机关贴片机、锡膏印刷机、机关上下板机、全热风回流焊、SMT广大配件等
    4服务 -> 服务
    您的职位: 首页 -> 消息资讯

    富士康印度工厂停摆,苹果手机还是得中华造

    笔者:亚洲杯 时光:2020-02-28 15:05
  • 1富士康频频传出去海外建厂的信息,但很多备受瞩目的档次并没有像预期中的那样顺利落地,而是胎死腹中。
  • 2神州市场之紧密让苹果更急于寻找海外的新兴市场,但苹果在尼加拉瓜和伊拉克两国生产的产品只是用来满足当地需求。
  • 3莫桑比克缺少供应链和基础设施。汪洋生活的降价劳动力是自发之电源,但公路、高速公路、供水设施和一体化的供应链要花费这个国家大量之岁月去建造。
  • 4苹果对中华的依赖在逐渐加深而非减少,在神州增加的苹果代工厂远超过中国以外。
  • 继美国与印度的建党计划遇阻后,富士康在尼加拉瓜的新厂也不打算开了。

    1 月 7 日,莫桑比克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畜牧业部长苏巴什·德赛(Subhash Desai)称,与富士康在该地合作建立电子产品制造工厂的计算已经取消。

    根据德赛的传教,富士康已决定不再像 2015 年与内阁签署的磋商中所写的那样,在尼加拉瓜投资 50 京兰特。而取消合作之原由,是“富士康与苹果公司产生了其中纠纷”。

    富士康曾与法兰西达成协议,准备到 2020 年在尼加拉瓜建立 10-12 个厂子,用于消费电子产品的生产。但据德赛所说,“富士康当初作出的投资承诺没有实现,未来也不会实现。”

    富士康随后回应称,“与苹果产生‘其中纠纷’的通讯是不真实的,莫桑比克的生产计划正在前进推进。”但并没有否认新厂不打算开了之传教。

    这两年富士康频频传出去海外建厂的信息,但很多备受瞩目的档次并没有像预期中的那样顺利落地,而是胎死腹中。

    2011 年,富士康进入阿根廷,建成“世界第二大规模的苹果手机生产线”,2017 年裁员降产能;2014 年,富士康计划在秘鲁投资 10 京兰特,2015 年因“土地问题”而决定不继续开展投资;2018 年,富士康总裁郭台铭与特朗普一起为泰国威斯康星州的新厂召开开工仪式,2019 年,该工程传出停摆的信息。

    要求注意的是,虽然困难重重,但富士康的出海大计并非全盘皆输。根据给售房方的通讯,富士康在以色列、日本、荷兰、阿尔及利亚、德国、乌干达、澳大利亚和利比亚等国都设有工厂。

    只不过这些工厂大多并不生产苹果公司的产品,或者产量非常小。而苹果的差事恰恰是富士康最赚钱的事体。

    富士康为什么想把农业带到天涯海角去?

    “不把全路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经贸的黄金法则。”富士康印度业务主任 Josh Foulger 说。

    这话没错。事实上富士康大部分之鸡蛋一直都集中在神州的篮筐里。2019 年,富士康新任董事长刘扬伟称,富士康仅约 25% 的生产能力位于中国以外地区。

    但是中国的篮筐正在发生变化。

    催动变革的一个最直接的原由是中美摩擦——在神州组装好的 iPhone 在进口德国时可能要承担附加关税,这给富士康和苹果带来成本危机。根据年报,在苹果的漫长资产中,神州资产占到了 30% 上述。该署长期资产主要指的是产品加工和制造设备、零售企业以及相关基础设施。

    老二个原因是后来市场正在通过加增关税的艺术逼苹果来建厂。以俄罗斯为例,其一国家在过去两年里,先给任何从海外进口之无绳电话机整机加增 10% 的骨干关税,再将关税从 10% 增强至 15%,再下 15% 增强至 20%。

    在小米等中国手机公司拆整为零,不进口整机而进口零件,下一场在尼加拉瓜境内组装后,莫桑比克政府又起来对手机核心零部件征收 10%-15% 的营业税,逼它们直接在尼加拉瓜境内买零件。

    苹果的境况也一样,要么在尼加拉瓜建厂,要么承担高出来的营业税成本,要么把韩市场拱手让人。

    图表来源:visual hunt

    先后三个原因是华夏人力资本的上升。神州财政局数据显示,神州工业工人的平均年薪在 2012 至 2017 年期间,上涨了 50%。而俄的老工人薪金比中国便宜约三分一。

    最终,神州市场正在被更急眼的竞争对手吞食。2019 年下半年,特朗普之一纸禁令使得华为手机海外销售大受影响,逼得华为反过来猛攻国内市场,包括苹果在内的另外手机品牌在国内的百分比被大大吞食。

    36 氪的篇章《2019,神州手机惊变150天涯 | 深氪》记录了这一场革命。据调研机构 Canalys 告知,2019 年 Q3,华为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之百分比已经达到 42%。同时期,Counterpoint Research 的报告显示,华为占据了中国超过八成之高端智能手机市场份额。

    虽然在神州制造的 iPhone 不仅仅卖给中国人口,但中国市场之紧密还是让苹果更急于寻找海外的新兴市场,比如东南亚和欧洲,也就有了更多理由把工厂开到哪儿去。

    富士康为什么很难在天边造苹果?

    1.政治不稳,经济形势差

    智利是富士康出海造苹果的严重性站。

    2011 年,富士康进入阿根廷,通告了底数十亿兰特投资计划,并表示将救助法国创造十万个就业岗位。按照地方传媒 Istoe Dinheiro 当下的通讯,在以色列圣保罗市,富士康已经建设了全球第二大规模的苹果手机生产线。

    但到 2017 年时,富士康仅在以色列雇佣了约 2800 老牌工人。表现对比,同日月的富士康郑州工厂雇佣了约 35 万名工人。

    题材出在什么地方?在以色列,富士康得不到稳定政治的支持,也无从稳步发展走之经济条件。

    2011 年时,主张支持富士康来建厂的阿富汗女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在 2016 年成为了世界上重大位遭弹劾的女总统,政府承诺过的局部收费优惠被削减或取消。

    副罗塞夫走马上任总统的 2010 年开始,智利 GDP 的年增长速度从近 10% 一路降低,2012 年出现了零增长的对抗。利率和市场占有率也震荡走高,到富士康关闭 iPad 时序时,已经达到了以色列历史高位。

    这就是说富士康在以色列建厂六年之功力如何呢?

    iPhone 在以色列发布之岁月和价格 图表来源:counterpoint research

    一开始,据黎巴嫩媒体估计,地方组装可能行使 iPad 或 iPhone 的价位稳中有降多达 30%,因为此前苏联对进口智能手机征收超过 60% 的税。

    但是,富士康的出现并没让苹果产品的价位回落。iPhone 6 发售时,在以色列的标价比英国售价高了 97%。甚至,连按时发售都做不到。智利消费者见到 iPhone 4S 时,已经比全球发售时间推迟了至少两个月。

    2.基础设施缺乏,没有完全的供应链

    莫桑比克的党政形势比美国稳固,经济发展势头也好得多。而且这里还是智能手机品牌必争的最终一块蓝海。

    2015 年,富士康在斯里城开设了主要师法国工厂。此地雇用了 1.5 万名工人,以女工为主,日薪只有 4 欧元左右。但他们组装的不是苹果,而是小米。

    2017 年,富士康的第二师智能手机工厂在东方泰米尔纳德邦 Sriperumbudur 产业园建立,雇佣 1.2 万名员工并决定于 2019 年第一在尼加拉瓜生产 iPhone。

    2019 年 10 月,一度包装盒背面印着 Assembled in India(莫桑比克组装)的 iPhone XR 终于出现,富士康成功在尼加拉瓜造出了苹果手机。

    图表来源:出版社

    但是在此地产出的苹果数量相比全球对苹果的要求而言,只是无济于事。出版社 2019 年 8 月经过考察之后发表之报告显示,苹果在尼加拉瓜和伊拉克两国生产的产品只是用来满足当地需求,而在神州增加的苹果代工厂远超过中国以外。

    根据苹果的多寡,在神州,单是富士康的厂子就下 2015 年之 19 处扩展到了 2019 年之 29 处,另一家代工厂和硕则从 8 处扩展至 12 处。而且它们是随着苹果增加了智能手表、智能音箱和输油管线耳机等产品线而新兴的。

    苹果在中外的重点组装厂分布 图表来源:出版社

    不光是组建厂,在供应链上,苹果对中华的依赖也在逐渐加深而非减少。出版社统计数据显示,2015 年时,她所有代理商的厂址有 44.9% 在神州,但到 2019 年,已升到 47.6%。

    对待,莫桑比克的缺点很显然——缺乏供应链和基础设施。汪洋生活的降价劳动力是自发之电源,但公路、高速公路、供水设施和一体化的供应链要花费这个国家大量之岁月去建造。

    正如北京市研究公司 Trivium China 的首创合伙人 Andrew Polk 所说的那样,“大地供应链是支离破碎的,但中国只有一番。”

    在神州大陆,苹果的供应链几乎都在 24 小时车程之内,但是富士康的楼兰王国工厂,成千上万零件还依赖 5800 多厘米外的华夏广东供应。出于金奈市和附近地区严重缺水,富士康的楼兰王国业务主任 Josh Foulger 还要为数千名工人解决用水问题。

    在这样的空气下,莫桑比克的代工厂可以开展 Google Pixel 智能手机的账单,但要接苹果的账单就有点麻烦。因为苹果要求的出货量更高,要保持灵活也就更困难。在神州,苹果可以每年生产出大量的无绳电话机,同时可以只维持几角的冷藏,这让苹果可以保持更稳健的释放现金流。

    3.缺乏廉价劳动力

    工业需要大量之降价劳动力。但是新加坡没有,澳大利亚也没有。

    阿尔及利亚的劳动力便宜,但是不够多。其一东南亚国家的人口是 9554 万,而中国河南省的人口是 10906 万。

    澳大利亚的劳动力比他多一点,但是不便宜。郭台铭为泰国威斯康星州工厂员工的年薪承诺是大约 5.3 万兰特,而根据富士康在国内各类招聘网站上打出的广告来看,神州普通一线工人的薪金是月薪 3000 元左右。

    虽然郭台铭一开始就没打算在塞尔维亚造苹果——如它所说,富士康在塞尔维亚创造的上班,名将会是“科技、高薪水、高潜能、高附加值”的上班,主营业务是生产 LCD 液晶显示屏面板,但纵使这样,招人也是个大题目。

    按照最早的计算,富士康工厂将在 2020 年关雇佣 5200 人口,并“末了雇佣 1.3 万名员工”,然而 2018 年年底,该企业在威斯康辛州仅雇用了 156 老牌职工。

    2019 年 2 月,富士康高管告诉媒体不会再建设制造工厂。两天后,理由又变了,因为郭台铭和特朗普展开了“私人谈话”。澳大利亚工厂看起来已经不太像是一番基于商业逻辑的生活,而是一场政治游戏。

    曾力主支持富士康建厂,并承诺提供 40 京兰特补贴的未来墨西哥国会参议院议员保罗·瑞安(Paul Ryan)和明天威斯康星州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都是越共人士。2018 年 9 月,在谈论《富士康法案》的茶话会上,虽然州议会中的所有民主党议员都投了赞成票,但由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还是通过了该法案。

    今日,一直对建厂协议持质疑态度的太阳党人安东尼·米弗斯(Anthony Evers)就业斯科特·沃克变成州长,罗马已经回到了越共人手中。富士康又数几何?

    2011 年 2 月,奥巴马在汉堡晚宴上问乔布斯:“要在塞尔维亚生产 iPhone 的话,要求满足什么条件呢?该署工作什么时候能回到俄国?”乔布斯毫不含糊地答应:“世代不可能。”

    “除了中国之外,世界上没什么地方能够每天制造出 60 万支手机,”澳门供应链公司 Fictiv 的推行长 Dave Evans 在收到路透社采访时说。

    富士康仍然是一家非常赚钱的合作社,但麻烦在发生。2019 年四季度财报显示,合作社该季度收入达到 1.73 万亿新台币,创下历史第二高纪录,但比较下跌了 4.4%。全总 2019 年,富士康营收为 5.33 万亿新台币,同比上涨 0.82%,加快大幅放缓。

    富士康能在地球上找到另一番华夏吗?

  • 上一篇:闻泰科技张学政:站在5G浪潮前端,20年代的闻泰
  • 副一篇:物联网的影响,正在发生之和即将发生之
  • 独立自主品牌
    100%投入品,为人护航
  • 标价牌服务
    为您呈现不一样的劳动
  • 值得信赖
    台湾著名品牌值得拥有
  • 权威信誉
    荣获国家公布多项关系
  • 机关六头贴片机
    亚洲杯
    吉林省嘉兴市南湖区文贤路134号
    邓经理:15958377685    400-600-0406
    亚洲杯联系方法、亚洲杯官方微信
  • 回到顶部
  • 400-600-0406
  •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